行業咨訊

[2017-09-23]從中國石油煉化業務轉型升級看我國煉化產業發展趨勢




這是一組耐人尋味的數字。

截至2016年年底,我國煉油能力為年7.5億噸,加工量為年5.4億噸,產業規模躋身世界行列,煉油產量位居世界第二。然而,2016年,我國成品油供過于求約3000萬噸,預計2020年這一數字將升高至8300萬噸。這充分表明了我國煉化產業發展面臨的嚴峻挑戰。

挑戰不僅來自于實施“兩權”放開(原油進口權和進口原油使用權)和《關于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出臺帶來的市場競爭加劇,還來自于越來越嚴苛的環境保護法規所帶來的節能減排壓力,以及當前國內外市場的低迷施加給企業的生產經營壓力。

在新常態下,我國煉化企業如何把握產業變革中的發展機遇?如何在變化的市場和激烈的競爭中找尋發展的突破口?答案已逐漸清晰,進行突出資源優化、布局優化、結構調整為主的轉型升級成為必然選擇。

市場環境發生深刻變化,機遇與挑戰并存,煉化企業優化布局轉型升級迫在眉睫

當前,我國煉油化工行業結構性矛盾嚴重,一方面傳統石化產品產能過剩,成品油供需矛盾突出,另一方面資源類產品和高端石油化工產品短缺突出,轉型升級壓力巨大。

2016年我國成品油凈出口3820萬噸,較2015年增加50%。伴隨產能過剩,聚烯烴低端通用產品、合成橡膠等石化產品也出現過剩。

長遠來看,“十三五”期間,我國煉油能力年均增速將從“十二五”的3.9%放緩至2.5%。根據目前各在建、擬建及規劃的煉油項目,預計新增能力年1.1億噸,考慮淘汰10%至15%規模小、原料配置不合理、油品質量不達標、產品無特色等的落后產能,預計2020年中國的煉油能力為8億噸左右,屆時實際需要的煉油能力為7.2億噸,過剩能力達0.8億噸。

有專家指出,煉油能力的結構性過剩是低端產能的過剩,高端產能并不過剩,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的產能并不過剩,不少煉廠的各方面指標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仍有較大差距。石化行業和企業必須通過優化區域布局,實現產業轉型升級來進行結構調整。

具體到中石油而言,轉型升級的形勢更加急迫。

中國石油擁有25座煉廠,原油年一次加工能力達1.95億噸,占全國煉油能力的25%,國內排名第二。可是,將業務鏈條逐一分解便可發現,受制于成品油銷售終端能力不足、汽油產銷結構不理想、高端化工產品比重偏低等短板,中國石油煉化業務競爭力與業務規模還不相匹配。

從布局看,從規劃初期便承擔保上游后路重任,導致中國石油煉化企業多位于大型油田周圍。同油田布局相似,我國東北、西北集中了中石油70%以上的煉油能力、86%以上的乙烯能力。特別在東北地區,煉油能力就占中石油近50%,擁有7家煉廠的遼寧煉油能力占東北地區的73%。

這種產業布局在當時歷史條件下為國民經濟發展做出重要貢獻,但隨著社會經濟不斷發展,產業布局過于集中并遠離消費市場的弊端開始逐漸顯現。

就單個企業而言,生產汽柴油的燃料型公司多、產量大,生產化工產品的一體化企業少、產量小,區域油大化小,煉化一體企業油小化大。在擁有年7000萬噸煉油能力的遼寧省,撫順石化乙烯原料仍在進口,區域產業鏈條顯然沒有理順,資源統籌優化空間還很大。

因此,在現有產業布局下進一步優化資源配置,提升上下游整體創效能力成為中國石油煉化業務轉型升級的重中之重,并且已經形成具體方案抓緊討論實施。

煉化企業朝一體化、規模化、集群化方向發展是大勢所趨

一體化、集群化、規模化發展是當前全球煉化產業發展的趨勢。世界石化大國多以集群化、規模化發展石化工業。

煉化一體化,就是集上游煉化到下游產品生產、銷售于一體,其核心是實現工廠流程和總體布局的整體化與最優化。

集群化方面,美國52%的煉油能力、95%的乙烯能力集中在墨西哥灣沿岸地區;日本85%的煉油能力、89%的乙烯能力分布于太平洋沿岸地區。

規模化方面,截至2016年世界范圍內年產2000萬噸以上的煉廠共22個,中國共有兩個,分別是年產2300萬噸的中石化鎮海煉化和年產2050萬噸的中石油大連石化。年產4000萬噸煉廠共有四個,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煉廠是印度信誠石油公司煉廠,規模達年產6200萬噸。

我國目前有煉油企業360多家,除藏黔晉渝4省市區外,其他各省市自治區均建有煉廠,平均規模229萬噸,低于742萬噸的世界平均水平,且產業布局較為分散,遠未形成區域集中優勢。先進產能不足、落后產能過剩,產業集約化程度低、布局不合理,資源利用率偏低等問題仍是困擾行業發展的羈絆。

目前,我國煉化產業已經認識到大型化、一體化、基地化、園區化發展是增強行業競爭力、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提升企業競爭力的重要手段。

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年底,我國千萬噸級煉油基地達到23個,合計煉油能力2.75億噸,約占全國煉油總能力的38%。在23個千萬噸煉油基地中有15個是煉化一體化基地,建有乙烯及下游產品生產裝置。

“十三五”期間,中國石化計劃投資2000億元,優化升級打造茂湛、鎮海、上海和南京四個世界級煉化基地。中海油也在著力打造惠州石化基地。民營企業新建的舟山、長興島、連云港等石化企業均按照一體化、基地化、大型化方向布局。

今年,中國石油將煉化業務轉型升級列為重點課題,舉全集團之力探索轉型升級舉措,提出要按照老企業堅持整體統籌,新項目突出結構優化的原則推進煉化企業轉型升級。新項目突出結構優化,就是要朝大型化、一體化、基地化、園區化方向發展。

中國石油正在進行廣東石化煉油建設方案的進一步優化調整,通過引入新體制、新機制、新模式,力爭將廣東石化打造成為綠色、智能、先進、高效的世界級劣質重油加工基地,同時兼顧生產乙烯、芳烴等化工產品。優化調整后的廣東石化和四川石化、云南石化、廣西石化等一道將成為集團公司煉化業務一體化、規模化發展的代表。

產品結構調整常態化,滿足高端化、差異化、精細化的市場需求,增強競爭力

煉化一體化、大型化、園區化雖是中國煉化產業發展的必由之路,但并不是實施了一體化就可以提升企業的效益,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在產品的差異化上做足功課,避免一哄而上、重復建設。

對于煉化企業來說,產品結構是一個不斷優化的過程,順應發展環境和市場變化需求,靈活組織生產,實現產品結構調整常態化,才能保證產品銷路暢通。

大環境上,國內煉油產能過剩,成品油供過于求的矛盾日益突出,國內成品油消費增速面臨轉折,汽油增速放緩,柴油消費峰值已過,替代燃料占比上升。但同時,航煤、石蠟等產品卻供不應求,行情看漲。以航煤為例,近年來隨著城鎮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和生活節奏的加快,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飛機出行,民航業務的高速發展帶來航煤需求的持續增長,近年來我國航煤年均增速在8%左右。

與煉油產能過剩不同,近年來國內乙烯需求長期穩定增長,仍存在較大供應缺口。我國經濟長期穩定發展將推動國內烯烴需求量持續增長。合成樹脂、合成橡膠等下游高端產品對外依存度較高,我國烯烴和衍生物市場吸引了全球生產商的關注,發揮本土優勢仍然是煉化業務發展的機遇。

調整煉油產品結構,擴大市場有效供給,加強利用海外市場成為中國石油煉化企業轉型的必由之路。中國石油一方面通過適度擴大重整,在提高汽油質量的同時,多產高標號汽油,提升高標號汽油比例,一方面根據不同區域市場需求,靈活組織生產,降低柴油總量。這“一增一降”將成為汽柴油產品未來幾年的主基調。同時,將增產航煤作為煉油提質增效的重要手段,通過增加航煤產能、建設煉廠至機場航煤管道等,加大航煤供應,搶占高端市場。

未來一段時期,化工仍處于景氣周期,中國石油將抓住“窗口期”“機遇期”,積極調整化工產品結構,向高端化精細化發展。

總之,煉化業務轉型升級是一項系統工程,除上述措施外,還涉及到科技創新和信息化建設、挖潛增效、節能降耗等方方面面內容,相信只要方向正確,措施得力,我國煉化產業必將能夠實現提質增效和健康發展,為我國國民經濟發展做出新的更大貢獻。

吉林快三值推荐 股票涨停啥意思 有板深雪在线观看d9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r一上海一一 真人填大坑手机游戏下载 内蒙古快3开奖接果 福彩3d 贵阳酒店小姐上门服务 pk10冠军预测网站 八大权重板块是哪些 波克安徽麻将官方网站 东方六加一开奖号码查询 竞彩足球比分 500万彩票比分直 播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基本图 下载申城棋牌? 代玩幸运快3计划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