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咨訊

[2017-09-15]中國地煉3.0時代來臨,影響幾何?


編者按:中國地煉發展迅猛,截至2016年底,全國地方煉廠的煉油總能力占全國總產能的34.8%,從規模上看,地方煉廠已經成為繼中國石油、中國石化之后的第三大國內煉油勢力。特別是近年來,民營化纖企業紛紛切入煉化行業,大幅擴張產能,從規模和技術上大有趕超國有主營煉廠之勢。民企加速擴能是否符合我國煉油行業發展的大方向?是否會加劇國內煉油產能過剩?再次升級后的地煉將對市場產生何種影響?將是人們期待得以解答的問題。

9月1日,山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發布《關于加快全省地煉企業轉型發展組建山東煉化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的復函》,稱將在上游的煉化端,組建山東煉化能源集團有限公司,推動全省地煉企業整合重組轉型發展;在下游的銷售端,擬5年成立6000家加油站,打造統一的銷售品牌。消息一出,引爆整個石化行業。

山東地煉加工能力達到1.63億噸/年,約占全國煉油能力的22%,占全國地煉的64%。從規模上說,將成立的山東煉化能源集團,有可能將成為繼中石化、中石油之后全國第三大煉油集團。再加上前段時間幾大民營化纖企業紛紛切入煉化行業,大幅擴張產能,如浙江石化4000萬噸/年、恒力石化2000萬噸/年、盛虹石化1600萬噸/年、恒逸石化800萬噸/年。本報認為,中國地煉可以劃為三個階段,即從最初的伴隨油田開發加工落地油的1.0時代,到本世紀初以進口燃料油為主要加工原料,規模逐步提升的2.0時代,跨越發展到如今規模與技術大有趕超“兩桶油”之勢,開始邁入了中國地煉的3.0時代。

中國地煉3.0時代的到來,將會對中國煉油行業產生怎樣影響?是進一步產能過剩、加劇國內市場供需失衡,還是促進行業洗牌,加速煉油企業兼并重組。本報就此問題,結合內部研究及部分專家與機構觀點,展開如下解讀。

有利于提高煉油企業整體的競爭力

中國地煉3.0時代,新建的大型地煉企業裝置都是采用目前全球最先進的技術,單套規模也都居于國際前列,無論是能耗還是物耗都遠低于國內主體煉化裝置,成本優勢明顯,有利于進一步提高煉油企業整體的競爭力。

民營煉油企業產能的升級發展,有利于我國煉油行業形成市場化的良性競爭格局,促進國企經營的市場化改革,提升我國煉油行業的市場化水平。

近年來油品標準不斷升級,對煉廠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尤其是這一輪國V升國VI的時間間隔很短,今年才全面普及國V汽油,9月就要求北方污染嚴重的兩省26市升級為國VI汽油,預計2018年大多數城市將推廣國VI汽油。

相比國V標準,國VI汽油在烯烴、芳烴含量上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對于大多數煉廠來說,才剛剛完成國IV升國V,馬上就要開始新一輪的資本開支,壓力很大,這點對地煉小廠和內陸國有煉廠尤為明顯。這些企業往往催化裂化汽油占比過高,很難滿足新的油品指標,必須要新增連續重整、加氫催化等諸多裝置才能達標,這也意味著巨額的資本開支。如果企業自身資金實力不夠雄厚,很可能在這輪“軍備競賽”中被淘汰出局。對于新投產的大煉廠來說,本來就采用最先進的設計,都以最高標號的國VI油為主,其供需遠好于現有牌號的成品油,競爭優勢非常突出。

另外上述裝置下游化工品的配套比例很高,尤其是副產大量PX,與其PTA產能的協同效應很強。未來即使PX盈利隨著擴產有所下滑,但還是有望憑借著掌控住全產業鏈,而獲得較好的整體利潤。

2015年國家放開原油進口審批,這也倒逼地煉企業關停了6110萬噸的不合規小產能,減產幅度高達22%。未來隨著更多的企業獲批,沒有進口權的地煉企業將很難生存。

但為了滿足500萬噸起步的獲批條件,后續申請企業也要淘汰其不合規小產能。我國目前200萬噸以下的小產能高達1.4億噸,占比19%,遠高于美國的3%。煉油行業非常強調規模效應,往往單套規模大一倍,能耗低25%,環保處理能力也會提升很多。這些沒有成本優勢的小產能,能夠生存主要就是靠低環保標準和偷逃汽柴油每升1.52元和1.2元的消費稅還有部分增值稅。但未來隨著越來越多的地煉企業進口原油,稅收監管相比進口燃料油將變得更為容易。

而且國家今年也新出臺了對于調油用混芳征收消費稅的新規,基本堵死了利用燃料油逃稅的法律漏洞。隨著地煉3.0時代的到來,未來面對環保和稅收的雙重壓力,以及新建大煉化的競爭擠壓,這些煉油小產能很可能會重蹈山東不合規電解鋁產能的覆轍,面臨大面積被關停的命運。

產能過剩仍在可接受范圍之內,煉油產業布局將進一步優化

從賬面上看,我國煉油產能的確存在過剩之嫌,按照全球煉油企業平均開工率83%計算,我國煉油產能過剩1億噸,產能過剩率大約在13%~18%之間。但我國煉油行業的當前最主要問題并不在于產能過剩,而在于產能結構不合理,在于煉廠布局與市場的不匹配。從某種意義上說,適當的產能過剩還有利于優勝劣汰的市場良性競爭。

2020年前我國累計將新增煉油能力1.2億噸/年,總煉油能力將達8.7億噸/年。但這3年預計地煉和國有小產能每年也將退出4000萬噸左右,因此屆時有效產能規模變化不大,還在7.5億噸左右。國內煉油產能過剩仍在接受范圍之內。落后產能的集中體現就是“成本高”,在產能過剩的環境下缺乏競爭力。新上大型煉油項目將在很大程度上彌補以上缺陷,提高我國煉油產業的整體水平和競爭力。無論是以全國視野還是從國有石化大企業的角度來看,新建煉油產能更多是為了實現全國煉油產能戰略布局的優化。另一方面,民營大型煉廠上馬,無論在加工能力及倉儲等硬件設施方面,還是資本方面,實現多元化發展,讓民營企業參與,能提升我國煉油產業發展和能源的安全水平。

從實際操作來看,這一切的順利執行,都是建立地煉小產能加速退出的基礎上,而落后產能的淘汰需要政府下決心更需要一個規范、公平的市場環境。未來國內煉油行業的競爭無疑更加激烈,煉油企業應以此為背景謀劃未來發展戰略。過剩的煉油產能不可能靠出口化解,優勝劣汰將是主旋律。

另外,隨著共享經濟、新能源汽車和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石油需求峰值有可能提前到來,市場競爭的將進一步加劇,企業唯有苦練內功,加強合作,確立自身獨特優勢,以在未來的激烈競爭中有立足之地。

成品油出口量大幅增加,對整個亞太乃至全球成品油供需格局帶來深遠影響

2016年全球煉油產能接近48億噸,產量超過40億噸,開工率接近85%,處于較為景氣階段。過去5年,全球成品油市場平均增速為1.2%,每年的增量在0.5億噸左右。展望未來3年,假設每年增長為0.35億噸,則累計增量將超過1億噸。

但從供給端看,全球除了我國以外,新增產能極少,僅為0.46億噸,尤其是對我國影響更大的亞太地區,新增產能只有0.21億噸,而同期日本還將關停0.2億噸產能,總供給接近零增長。但該區域又是公認的增速最快區域,過去幾年增速接近3%,每年增量超過0.4億噸,供需失衡會更為嚴重,預計未來每年出口增長為1000萬噸,3年后凈出口量達到0.5億噸。

另一方面,在中國國內煉油能力過剩和成品油需求增速逐步回落的影響下,近幾年中國成品油出口保持快速增長的態勢,成為亞太地區內主要的成品油出口國之一,并對區域貿易格局產生重要影響。2013年我國成品油出口開始提速,2015年轉為凈出口國,2016年出口總量猛增至3820萬噸,同比大增50.3%,增量主要來自汽、柴油,航空煤油出口保持相對穩定。其中,汽油出口量為970萬噸,同比增長64.4%;柴油出口量突破1500萬噸的關口,同比增長115%。從出口流向看,2016年,中國對亞太地區成品油出口量達到3181萬噸,占其總出口量的83%。

如此快速的出口增長,除了國內產能過剩的擠壓以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海外供需緊張,客觀上需要我國出口來填補供需缺口。未來幾年,剔除我國的全球供給增長依然緩慢,供需缺口還會進一步擴大,因此國內產能投放雖大,但是考慮到全球再平衡后的供給沖擊就相對有限了。

中國地煉3.0將倒逼國有主營煉廠改革

在地煉2.0時代,地煉單個企業在規模和綜合實力上不能與國有主營煉廠相比,但隨著中國地煉3.0時代到來,過去的短板也不再成為劣勢,再加上地煉又是天生的市場求生者,市場化程度高、經營靈活、歷史包袱輕、運作高效、成本低,特別是近年在引進國內外先進技術、管理及高端人才方面步伐明顯加快,將成為國有主營煉廠的重要競爭對手。

對于國有主營煉廠而言,相對地煉2.0時代具有原料成本低、規模大、能耗低、技術先進、終端銷售網絡發達等優勢,但依然存在著管理成本高、運營效率低、經營機制不活、企業負擔沉重等經營問題,部分企業還存在著嚴重的產能與市場不匹配等布局問題。

隨著新建大型地煉的投產,來自地煉的競爭壓力將倒逼國有主營煉廠深化管理體制機制改革和技術創新升級,在競爭與合作中謀求共同發展和進步。

本文部分內容整理自東方證券《大煉化——未來化工最大的投資風口》

背景鏈接

山東地煉的前世今生

地煉,是相對于主營煉廠而言,其發展起源于1998年我國石油石化行業的宏觀調整。1998年政府對石油行業進行了結構性調整,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兩大公司業務重組,小煉廠區別性關停并轉。整頓結束后,加工能力在100萬噸/年以上的煉廠大多劃歸兩大國有石油公司,而100萬噸/年以下的小煉油企業選擇保留了82家,成為地煉;瀝青廠、溶劑油廠和潤滑油廠交由地方政府管理;其余則予以關閉。

隨著中國經濟體制從計劃經濟向市場化經濟轉變,山東地煉的原料供應格局發生了巨大變化,主要加工原料經過了國產原油、進口燃料油、進口原油三個主要階段。目前,山東地煉的原料供應形成了以進口原油為主、國產原油為輔的格局。

第一階段:20世紀70~90年代,原油作為國家的重要戰略物資,一直由國家管控。在該階段,山東地煉所加工的原料主要為油田落地油、散井油以及國家批復的勝利原油指標油,其中勝利原油指標油配額不足200萬噸。截至1997年底,全國原油加工能力約為2.29億噸/年,其中地煉約1308萬噸/年,占全國原油總加工能力的5.7%,每年加工原料總量約為1000萬噸。

第二階段:2000~2014年,以進口燃料油為主要加工原料。隨著地煉產能擴增,國產指標原油難以滿足生產的需求,山東地煉迫切需要其他的原料來源。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后,成品油(包括燃料油、汽油、航空煤油、柴油、石腦油、蠟油)國營貿易進口于2004年取消配額管理,改為自動許可管理,直餾燃料油成為地煉的主要原料。進口燃料油品質較差,API度普遍在10~20,而且硫含量偏高,是國內外大型煉廠“不屑于”加工的重質原料。在原料供應短缺的情況下,進口燃料油成為山東地煉的主要原料,并促進地煉二次催化、焦化等加工裝置產能快速擴張。

第三階段:2015年以后,以進口原油為主要加工原料。隨著中國油氣市場化改革的推進,2015年2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進口原油使用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進口原油逐漸成為地煉重要的加工原料。截至2017年4月,全國共有23家地煉獲得進口原油使用權,共計使用配額9585萬噸/年,其中山東共有18家地煉獲得進口原油使用權,合計使用配額6085萬噸/年。

吉林快三值推荐 澳洲幸运10网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今日推荐黑马股票 游戏麻将单机版 浙江11选五5 微信打麻将是哪个软件 彩票深圳风采 美国股票指数今天行 哈尔滨麻将技巧 甘肃快三推荐网站 河南快3 大连小姐特殊服务 辽宁35选7停售 私募基金培训课程 吉林心悦麻将老版本 河北快三推荐号